五年前一個接兒子放學回家路上的下午,在還差一個轉彎就到家的路邊,兒子像發現金礦一樣大叫,
原來他看到同班同學已經在路邊玩球了,接著兒子一路央求等一下可不可以找這個同學一起玩,當我還在猶豫要不要答應兒子的要求,車已經開到家門口了,就在我們母子下車還沒走進家裡的同時,兒子的同學也正拉著他的媽媽走過來沿街找我們.

         就這樣我們兩家因為孩子的關係漸漸熟識,也因此我知道了媚的故事.

          媚-有兩個可愛的兒子,大兒子出生滿月後,媚就覺得她的視力大大的減退,原來就是個大近視眼的她,這下子上班看電腦就更吃力了,經過許多眼科檢查結果是-視網膜退化,目前醫學尚無法醫治,在這種情況下媚和先生就決定只要一個Baby就好了,沒想到經過四年媚又意外懷孕,他們全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就冒險將老二留下來,總想著神會庇祐他們的.

          他們的二兒子平安出生了,但是滿月後媚的視力卻更加惡化,已經無法上班也無法開車,不得已的情況下媚只好放棄工作待在家裡,我想當時媚的心情定是跌到谷底,她完全放棄過去生活中她做的每一件事,不再做飯,不再看帳單.......也不再看孩子的功課作業,整個生活成了一片空白,好像只是在等待,等待自己漸漸成為瞎子,內心的恐懼與無助卻無法說予別人明瞭.

            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如果經歷不一般,經驗就會賦予他不一般的能力,正是如此兒子的這個同學--媚的二兒子,與同齡的孩子相形之下特別勇敢,在才六歲的年紀,不但跌倒立刻自己站起來,甚至受傷也不叫痛,因為屬於過敏體質,自己已經很清楚知道什麼食物可以吃,什麼不能吃,乖巧的叫人心疼.這一切都是因為媽媽眼睛看不清楚,沒有辦法像一般人的媽媽一樣照顧他.

            這些年媚的視力逐步退化中,由當年剛認識她時的尚可以辨認鮮豔的顏色,到現在的只剩下黑色和白色,甚至過馬路時無法判視前方的來車速度和距離.時間也讓媚的無助放棄的情緒得以沉澱,孩子在成長,媚也走出哀傷,她開始參與孩子每項活動,也去上特殊生活技能課程,同時等待醫學的進步,等待恢復視力的那一天,可以好好看看自已已經長大的孩子和照顧自己愛這個家而頭髮漸白的丈夫,和這個彩色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da 的頭像
Linda

逍遙畫室 & 幸福的皂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