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當時我被派到美國去接收一架電腦。 三 十多年前,這是一件大事,我們要受訓三星期之久, 公司替我們找到了一家特別的旅館。 這家旅館在華盛頓波多馬克河的河畔,有極大的園 子, 房子是所謂殖民地時代白色古色古香的建築, 最令我難忘的是旅館家具全部儘量維持殖民時代的典雅形式, 連我的房間裡,還 放了一個大的瓷壺,是可以拿來洗手的那一種。


每天晚上七點,旅館搖鈴表示吃飯的時候到了, 所有的旅 客一起下樓去吃晚飯;老闆是位女士, 一定會和我們大家一起吃飯,雖然是洋飯, 可是頗有美國南方人的口味,大家一面吃飯一面聊天,氣氛 極好。 我雖然很怕吃洋飯,居然每晚都吃得津津有味。


我去了不久,就注意到旅館裡有一位長住的老太太, 這位 老太太一個人住一間房,每天下午會到園子裡去散步, 總有一位男的侍者悄悄地跟著她。這位老太太對人和善, 可是對我們的談話,是無法插 嘴的,只能對大家微笑,每次吃完了, 她都會謝謝大家,先行離去,因為她是老太太, 大家照例都會站起來送她,以示禮貌,老闆娘一定會陪 她走回房間。


我們幾位同事對這位老太太很感興趣, 我們知道長期住旅 館是相當昂貴的, 可是這位老太太卻又不像是有錢人,她一點架子都沒有, 而且對大家還特別客氣,每次侍者給她加菜,她一定左謝右謝。


有一天晚上,大概十一點半左右,我們被滿旅館的嘈雜人聲弄醒, 原 來老太太不見了,很多人摸黑在找她。 小陳和我都認為老太太一定夢遊到外面去了, 看到十幾位年輕人在園裡找,我們決定開車出去找。


沿著右邊轉彎到大路上去,就這麼巧, 果然看到糊塗老太 太在路上走,已經有一輛汽車停下來。我們趕到, 老太太居然認識我們,也肯跟我們回去。我們像英雄似的回到旅館, 大家都來恭喜我和小 陳,老闆娘看到老太太平安歸來,如釋重負。


老太太仍然笑瞇瞇地不斷謝謝大家,她看到了老闆娘,對她說:「 真 要謝謝你,你根本不認識我,還對我這樣好,讓我住在這裡, 從來不向我要房租,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要到那裡去住。」 老闆娘聽了這番 話,幾乎昏倒了過去, 後來索性走到隔壁房間去放聲大哭。


我和小陳對老闆娘的這種反應深感不解, 第二天早上在吃 早餐的時候,老闆娘來找我們,一方面謝謝我們, 一方面解釋這位老太太究竟是誰。原來老太太其實是老闆娘的母親, 只是她得了老年癡呆 症,忘了這位女兒,以為老闆娘是陌生人。


因此對老闆娘心存感激,她老是笑咪咪地, 也是因為她認 為她真有福氣,晚年有陌生人供給她吃住, 使她無憂無慮地生活,難怪她聽了老太太的那番話以話, 會難過得幾乎昏了過去。


我們不久就離開美國,三年以後我到華盛頓出差,有一天下午無事, 特 地開了車子,拜訪我住過的那家旅館。旅館一切如常, 生意非常好,老闆娘一眼就認出了我,邀我留下來喝咖啡。 她告訴我,她母親過世了, 在過世之前,她母親一直快快活活的, 因為她以為大家都是陌生人,陌生人對她那麼好, 當然心情一直很好,她無疾而終,在睡夢中過去的。


我問老闆娘有沒有很遺憾,自己的媽媽始終不認識她, 她 說剛開始確實如此,後來想開了,就因為她媽媽得了老年癡呆症, 一直以為她是由陌生人照顧,她母親才會如此地快樂。 自從她母親去世以 後,老闆娘開始她新的生涯, 她決定以她的餘生專門奉獻給陌生人,做一個好的義工, 因為她知道這樣做,會使很多人非常快樂。


老闆娘帶我去一家老人院, 她臨走時帶了一大包她們旅館 廚房當天烤出來的蛋糕和餅乾, 老人們看到她來都很歡迎,正好是下午茶時間, 咖啡和茶由院方供給,糕餅全部由她供給。因為是現烤的, 香 氣四溢,老闆娘命令我和她一起服侍這些老人們, 看到老人們對我們的感激,我感到十分地快樂, 我也深深地了解了為什麼老闆娘喜歡替陌生 人服務。


可是我知道:我們雙方都快樂,陌生人被我們服務會由感激而快樂, 替 陌生人服務當然不會帶給我們任何物質上的好處, 可是看到對方如此快樂的表情,自己哪有不快樂之理呢! 自從這次以後,我也開始做義工, 做義工永遠是替陌生人服務, 絕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連對方的名字也弄不清楚, 對方更弄不清楚我們是誰。


有時不妨想想,這世界上其實沒有誰應該對我們好, 不論 是我們親愛的家人或伴侶,把每個對我們好的人都當做陌生人, 我們才會更珍惜周遭關心我的人。






此文感謝 Jolin Chang Email 提供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