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那年高中畢業,我到鎮上的磚窖廠去打工, 老 闆給我推來輛拉車說:「你拉土吧。」於是, 我就成了運土組一名最年輕的組員。我們的任務就是每人一輛拉車, 在距窖廠近一公里遠的採土 區裝滿土後,一車一車運到窯廠來, 每人每天二十車,從採土點到窯廠, 是三十度左右一個漫長的陡坡道,平常一個人拉一輛空車都很吃力, 何 況裝滿一車沉重的黃泥土呢?


我弓著腰,緊緊拽著拉車的背帶,繃緊雙腿拚命地往上拽, 胳 膊發麻,兩腿累得直打哆嗦,汗珠叭噠叭噠地甩到地上, 在落滿厚厚積塵的陡坡上,砸出一串又一串的麻點。


第一天艱苦地結束了,拖著滿身的酸痛到記事板前一看, 別 人的任務都完成了,我才運了十五車。我愣了,怎麼會這樣呢? 他們拽著拉車在陡坡上左扭右拐, 只有我是拚了命狠著勁兒直線走的,怎麼還 比他們少? 兩點之間直線最短啊!


第二天運土,看到我累得站都站不直的樣子,鄰居劉大叔說: 「 你這樣拽車不行,人累垮了,任務還一直完成不了。」 劉大叔邊說邊給我做示範說:「瞧,先往右斜著走,再往左斜著走, 就這 樣一直左斜斜右斜斜,不用太費力就拽上去了。」


我看著劉大叔的車轍,一直呈『之』字型的蜿蜒著爬上了陡 坡, 我心裡直覺得好笑:「這樣走,至少比直線多走了一倍的路, 怎麼能又快又省力呢?」但我還是依照劉大叔的走法試了試;一試, 果 然省力了許多,天快黑的時候,我很輕鬆地拽完了二十車黃土。


開始的時候我挺不解,怎麼走曲線比走直線還省力、還更快 呢? 但漸漸我就明白了,劉大叔他們這種上陡坡走曲線的方法, 左一斜右一斜的,就把陡坡的坡度一點點斜緩了, 三十度左右的陡 坡,或許被他們斜成了十度或五度。


其實,人生對於我們每一個負重的人又何嘗不是一個漫長的陡坡呢? 我們精疲力竭地拚命走直線,企望儘快登上輝煌的頂點, 但 卻常常落在了那些輕輕鬆鬆走曲線的同行者身後。在我們人生的陡 坡上,直線並不一定是最短的距離,能夠使我們更快、 更省力地達到輝煌頂點的,或許是曲線。曲徑通幽,曲是一種便捷, 曲 是人生的一個大境界,在我們人生的漫長陡坡上, 我們何妨輕輕鬆鬆地走一道自己的曲線呢?


改變自己是自救,影響別人是救人。樹的方向由風決定, 人的方向由自己決定!


此文感謝 Jolin Chang Email提供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