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白髮蒼蒼的老教授在學生畢業的最後一節課時對學生們說:「 這是我給你們上的最後一堂課了,這是一堂簡單的實驗課, 也是一堂深奧的實驗課,我希望你們以後能永遠記住這最後一堂課。 」

教授說著,取出一個玻璃容器,又注入了半容器清水。 教授把盛水的容器放進一旁的冰櫃說:「現在我們將它製冷。」 過了一會兒,容器取出來了,裡面的水凝結成了晶瑩剔透的冰。 教授說:「 0℃以下,這些水就成了冰,冰是水的另一種形態,但水成了冰, 它就不能流動了。」

「現在,我們來看水的第三種形態。」 教授邊說邊把盛冰的玻璃容器放在酒精爐上,並點燃了酒精爐。 過了一會兒,冰漸漸溶化成了水,後來水被燒沸了, 咕咕嘟嘟地翻騰出一縷縷乳白色的水蒸氣, 在實驗室裡靜靜地氤氳著、瀰漫著。過了沒多久, 容器裡的水蒸發乾了。教授關掉酒精爐, 讓同學們一個個驗看玻璃容器,然後問:「 誰能說出這些水到哪兒去了呢?」
學生盯著教授,他們不明白這最後一堂課, 學識淵博的教授為什麼給他們做這個最簡單的實驗。 教授看著那些不願回答這個問題的學生說:「水哪裡去了呢? 它們蒸發進空氣裡,融進藍藍的遼闊無邊的天空。」

教授微微頓了一頓又說:「你們可能都覺得這個實驗太簡單了,但是 ……」教授口氣一轉,嚴肅地說:「它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實驗!」 教授瞅了一眼那些迷惑不解的學生說:「水有三種狀態, 人生也有三種狀態。水的狀態是由溫度決定的, 人生的狀態是由自己心靈的溫度決定的。


此文感謝 Nelson email 提供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