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在不同的性格中游走,在矛盾中尋求平衡。


 


 


 


 


在中興號的台中站,有一台往台北的中興號要開了......


這時有一個婦人帶了一個小孩子約五歲, 婦人要小孩坐在司機後面的座位 !


.


婦人隔著窗子向小孩交待了一下,便跟司機說:


 


『 司機 先生,到新竹麻煩叫一下我小孩哦!謝謝!』說完就自己離開了 !


 


那時小朋友旁的位置坐了一個男同學。


車子開了不久,小男孩便對著旁邊的男同學說


:『哥哥!哥哥!新竹到沒!』


男同學說:『乖!坐好,到了我會叫你.』


又過了不到十分鐘...『哥哥!哥哥!新竹到沒!』


那男同學又說:『還沒,到了我叫你好不好!』


 


又過了不到十分鐘:『哥哥!哥哥!...』


『到了我會叫你!』男同學已經不耐煩。


又過了十分鐘:『哥哥!哥哥!哥哥!』


那男同學假睡,不理小男孩 !


 


小男孩轉 向司機 先生:『司機伯伯,新竹到沒!』


司機:『坐好坐好!到了我會跟你說』。


才過了不到五分鐘:『司機伯伯,新竹到沒!』


 


司機已經不耐煩:『到──了──我──會──叫──你!』


 


司機心還在想:『雖然是小孩這麼小不用車錢,


也不能把他一個人丟在車上自己坐車啊!怎有這種母親.』 


 


司機 先生乾脆不理他,那小男孩終於乖乖的坐好不說話了。


 


過了不知多久,大家也都相安無事,司機突然大叫說:


 


『哎呀!到桃園了!那小孩怎麼都沒提醒我!這下慘了!』


 


那男同學和車上的一些乘客也都嚇了一跳,


『對啊!怎麼辦......那小孩不吵我們倒也忘了』, 


大家一番商討,又不忍心把他放在台汽桃園站


讓南下的中興號再載小男孩回新竹,


帶來帶去的,他那麼小,萬一丟了怎麼辦?


好在車上的客人也只剩了十多個,大家討論了以後,


決定啟程回到新竹,把小男孩帶回到新竹再北上,


車上的每個人都散發著慈愛的光芒,


用關愛的眼神看著小男孩,一路是車子又上高速公路回新竹.... ....  


『弟弟,新竹到了哦!』  


車上的每個人都微笑的把心裡一塊大石頭放下了, 這時小男孩高興的說: 


『新竹到了啊!』說完便把身上的背包拿下來,拿出一個便當。 


 


圍在他身邊的人都楞了一下,大家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 ...


這時有一個老伯伯說了:『弟弟,新竹到了耶!』


那小男孩把頭抬起來說:


『我媽媽說,到了新竹就可以把便當拿起來吃了!』


頓時......全車一片驚恐....!


 


那男同學用顫抖的聲音說:『那........... . ....?


 


小男孩說:『台北啊~


 


 


...... ㄚ你阿嬤卡好哩


此文感謝 Jolin Chang Email提供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