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一個女記者結束生命的事,感慨良多。去年, 我的一個朋友 也選擇了結束生命,他是清華大學的博士,年輕, 而且一畢業就進入了非常好的公司工作,妻子在讀心理學博士。 從我的角度看,實在不知道 能有什麼想不開, 但他的病歷明確地告訴大家,他有很嚴重的憂鬱症。


像我這樣的庸人,往往會看到還有比我更不如意的, 然後就心滿意足 了;而對自己的理想很堅持的人, 要不就繼續與現實衝撞下去,要不就選擇結束生命。其實, 生活與事業必須保持平衡,也就是要有一個BALANCED  LIFE如果每天工作14小時、回家跟親人說不上幾句話, 你覺得生活平衡嗎?


我一直覺得上班以外的時間在家陪親人散步、看電視、 與親人一起吃 飯等是最大的享受,因此覺得自己的生活還是平衡的。 但前天我讀MBA時候的同學發來的信 還是叫我感慨不已: 一個著名的寺院裡住著一位非常有道行的道長, 他每天都要在傍晚六點去餵他的狗,狗的名字很奇怪,叫做『放下』 。 每到日落時分,靜修道長就為『放下』送飯,嘴裡一邊呼喚著 :「放下!放下!」小弟子覺得很奇怪, 就問道長:「 為什麼要給狗起這個奇怪的名字,人家的狗都叫阿黃、來福什麼的, 為 什麼您的狗叫『放下』?」


靜修道長不語,讓他們自己去悟。小弟子就觀察老道長,終於發現: 每 天當道長餵完狗後,就不再讀經書,到院中打打太極拳,散散步。 小弟子到道長面前,訴說了他們觀察的收穫, 老道長微笑地點點頭說:「你 們終於明白了!其實我在叫狗的時候, 其實也是叫自己『放下』,讓自己放下許多事情。 因為人們不可能在一天內做完所有的事情, 你 只要將一天中最很重要的事情做完就已足夠了。」


在人們越來越習慣動輒高呼殘酷競爭時,其實學會「放下」 的意義就 越大。正仿佛當你自覺遭遇滅頂挫折時,不妨手搭涼棚, 你一定會發現:天並不會塌下來。這並不是不求上進, 恰恰在於懂得放下的,最終才 會贏;而整日忙碌不休的人, 收穫的往往只是焦慮和疲憊。


就在今天,在我看到這位女記者的事情之前, 我又看到了這樣一個故 事:有一支西方的考察隊深入非洲腹地考察, 請了當地部落的土著人做背伕和嚮導,由於時間緊,需趕路, 而這些土著人很吃苦耐勞,背著幾 十公斤的裝備物資依然健步如飛, 一連三天考察隊都很順利地按計劃行進,大家都很開心。 可是第四天早上,考察隊準備出發的時候, 土 著人們都在休息不走了,好說歹說就是不願出發。隊員們很奇怪, 這幾天大家相處得很好啊,是不小心觸犯了他們?還是要坐地加錢?


這時,土著人的頭領解釋道,按照他們的傳統,如果連續三天趕路, 第 四天必須停下來休息一天,以免我們的靈魂趕不上我們的腳步。 這個現代人也許看來很難理解的解釋,讓我很受觸動, 我們的生活太忙碌了,工作和生活的壓力讓我們日復一日地在趕路, 以 至於我們很少停下來思考一下,就不斷地被很多東西推著走, 或者追逐著眼前的東西而去, 而我們的靈魂早已落後在我們匆匆趕路的身影後面 無影無蹤。朋友, 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稍稍放緩腳步,等一等我們的靈魂?

此文感謝 Jolin Chang Email 提供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