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小兩口生過孩子之後,他們開始了分床而居的生活。

白天工作疲憊,晚上應付孩子,漸漸地二人之間的話越來越

少。


女人首先意識到了他們之間潛伏的危機,一天,她對男人

說:「我有個鄭重的要求.

「什麼要求?」男人漫不經心地問。

「每天抱我一分鐘」女人說。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笑了:「有必要嗎?」

「我提出了這個要求,就証明十分有必要你發出了這個疑

問,就証明更有必要。」

「情在心裡,何必表達!」

「當初你要是不表達,我們就不可能結婚。」

「當初是當初,現在不是更深沉了嗎?」


「不表達未必就是深沉,表達了未必就是矯飾。」


於是兩人吵了起來,最後,為了能早些兒平息戰爭上床安

息,男人妥協了。

他走到床邊,抱了女人一分鐘,笑道:「你這個虛榮的傢

伙。」

「每個女人都會對愛情虛榮」
她說。
 
此後每一天,他都會抽個時間抱她一會兒。

漸漸地,兩人的關係充滿了一種新的和諧。

在每天擁抱的時候,雖然兩人常常什麼也不說,

但這種沉默與未擁抱時的沉默在情境與意味上有著天壤之

別。

終於有一天,女人要去長期進修。臨上火車前,她對他說:

「你終於暫時解脫了。」 

「我會想抱你的。」男人笑道。

果然,她到學院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丈夫的電話,

頓時,她的眼睛裡溢滿了深深的淚水。
 

的確,對於相愛的男女來說,激情飛越的碰撞之後,婚姻質

樸得如一位村姑。

人們常常以「平淡是真」為借口,逃避對長久擁有的那份感

情的麻木和粗糙,

卻不明白,如果我們像習慣一天天遺落愛情,那樣習慣一天

天去經營愛情,

那麼,那在我們掌心和胸口的愛情就絕對不會冰冷。
 
擁抱是無聲的語言
 

久別重逢、惜別傷離,四目相對,不知說什麼,最好的方法

就是張開雙臂、迎向前去,來個深深的擁抱。


連拳擊比賽都如此,當兩邊筋疲力竭,既打不動,又不希望

被打時,最好的方法就是擁抱。
 

打球扭傷了背,去復健。醫生先為我電療熱敷了半個鐘頭,

又要我躺平,為我指壓。最後叫我坐起來,從後面把我緊緊

抱住大約五秒鐘,然後氣喘咻咻地說:「好了!覺得如

何?」


我轉轉身子,說「不錯!尤其最後那緊緊一抱,第一次碰到

這種治療法,居然有放鬆的效果。」

醫生笑了:「可見你太少被抱。你不知道擁抱能治百病嗎?


回去叫你老婆多抱抱你,像我一樣用力、狠狠地抱!一抱解

千愁!」


又聳聳肩說:「現代人哪!太忙、太少抱,錯失了最原始又

最有效的身心治療。」
 
怪不得兩年前,「免費擁抱(Free Hugs)」活動由澳洲發

起之後,一下子就感染了全世界。只見有人站在街頭,舉著

Free Hugs」的牌子,願意被擁抱的人只要走過去,就能

接受一個大大的擁抱。


有人說那些舉著牌子的人,才是渴望被擁抱的人,他們希望

從陌生路人的身上得到慰藉。


也有人說他們是願意無條件獻出擁抱的,每個希望被擁抱的

人都可以向他們索取。我覺得兩邊都有理,但說得最棒的應

該是美國著名漫畫家比爾.肯恩(Bill Keane):
「擁抱就

像丟回力標,能夠得到立即的回抱。」


 
關鍵的一抱
 
在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SQ(社會智

能)」(時報出版.2007)書裡讀到個感人的故事──
 
一個三歲的小女孩心情不好,對來看她的叔叔發脾氣。


小女孩說:「我討厭你!」

叔叔微笑著回應:「可是我愛妳。」

小女孩又說:「我討厭你!」聲音變大,而且斬釘截鐵。

叔叔卻更溫柔地回答:「我還是愛妳。」

小女孩大喊:「我討厭你!」

叔叔說:「沒關係,我還是愛妳。」並張開雙臂,把小女孩

摟住。


小女孩終於軟化:「我也愛你。」整個人投入叔叔的懷抱。


多生動的描述啊!


幾乎可以看見那小女孩由嬌嗔的小魔鬼,變成溫柔的小綿

羊。


真正打開她心房的,則是那雙伸出的臂膀和緊緊的擁抱。
 
人天生喜歡擁抱。小娃娃哭,除了餓,要吃;就是沒有安全

感,要擁抱。


幾曾見過不要大人抱抱的娃娃?


那擁抱除了是娃娃對愛的渴望,也表現了他自己的愛。


所以當朋友初次把小奶娃交到你懷裡,娃娃居然能不哭的時

候,你一定會很得意。



因為那娃娃顯示了對你的親愛,甚至暗示了你和他父母的交

情。


老人家碰上了這場面,更少不得要高興地說:「瞧!連陌生

的娃娃都願意讓我抱,可見我有喜氣,還能多活幾年。」
 

「抱抱」對孩子真是太重要了,
據心理學家研究:


常被抱的孩子就像常被母獸舔舐的小動物,因為總覺得媽媽

在身邊,有安全感,吃得多也長得快。


連放在保溫箱裡照顧的早產兒,雖然不能總被帶出來擁抱,

也需要護理人員伸手進去撫摸。最新的研究甚至發現,在襁

褓期間總被擁抱的娃娃,腦神經的發育不同。


長大之後,常表現得更樂觀親和。
 

只是別以為孩子常要你抱抱,就一定表示你成功。


因為當大人情緒不穩定,小娃娃也會受到感染而不安,於是

動不動就要你抱。


你抱他,他才能確定你還愛他。


何只孩子如此,其實成人也要抱抱,而且非但可以擁抱表示

親密,還能宣示友好。


君不見古裝電影中,兩隊人馬相遇,在敵我不明的情況下,

戰鬥一觸即發,突然雙方首領跳下馬來,兩臂張開,還把雙

手攤得大大的,迎向前去,來個重重的擁抱,接著兩隊部屬

一片歡呼。


直到今天,有些民族的男人在擁抱之前,還得作出這麼個誇

張的「打開雙手」的動作,意思是「我沒帶武器!」可不是

嗎?
 

人最重要的器官都在前面,有什麼比「推心置腹」的擁抱,

更能顯示肝膽相照?

連拳擊比賽都如此,當兩邊筋疲力竭,既打不動,又不希望

被打時,最好的方法就是擁抱。
 
自然的一抱
 
大概因為國內不流行擁抱的禮儀,我剛到美國的時候很不適

應。

老友重逢,甚至師生隔一段時間相遇,心裡先得估算著要不

要抱?


有時候對方張開雙臂,我卻伸出一隻手,只見「他」先怔一

下,接著收回一隻手臂,改為握手,偏偏下一回,我先張開

雙臂,他又因為有了上次的教訓,改成伸一隻手。
 
尤其難忘的是我羅馬尼亞裔的房東太太,每次與我擁抱都親

親左頰又親親右頰,還親得奇響。


但是當我對她丈夫作同樣的動作時,那老先生卻露出奇怪的

表情,後來才知道男人和男人可以貼臉,卻不必親出聲音。
 

更糟糕的是在英國式的酒會,男人間握手、女人間擁抱,男

人女人可抱可不抱,這些規矩已經極費思量,偏偏還得一手

握著酒杯,一手擁抱。


而且貼女士的臉,不能「貼掉」她的粉;讓女士親臉,又不

能染上她的脣膏。


那哪裡是擁抱?簡直就是特技表演!


反而覺得中國朋友間,這幾年逐漸發展出的擁抱更自然。


不必張手表示沒帶武器,也不必親頰咂嘴。 


酒會裡碰到,只要有那分交情,甚至可以找個地方,先把杯

子放好,再來個緊緊的擁抱。
 
最記得有一次我赴台,兩個多月之後回到紐約,一對老球友

夫婦立刻跑來看我。


才進門,那太太就與我來了個擁抱,丈夫跟在後面急著大

喊:「我也要抱抱」,接著與我緊緊一抱。


他特別大喊「要抱抱」,可見很想念我,有好多話要對我

說。那一抱,令我感動。
 
久違的一抱
 
擁抱是無聲的語言。


久別重逢、惜別傷離,四目相對,不知說什麼,最好的方法

就是張開雙臂、迎向前去,來個深深的擁抱。


近幾年,我每次離開家,除了跟太太、女兒擁抱,也會跟岳

父岳母抱抱。


起初幾回,保守的老人家還乾乾地笑,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漸漸地,他們預期我會抱抱,連站立的姿勢都不同,而

且我才動,老人家已經張開雙臂。
 
我發現,平常在一個屋簷下生活,竟不如臨行時那一抱,能

知道老人家瘦了、胖了,還是又弱了些。


我也發現一秒鐘的擁抱不等於五秒鐘。


前面一秒鐘是禮貌,但是如果能多抱幾秒,抱緊一點,那裡

面就傳達了更多說不出、不必說又不能說的情意。
 
想起我逝去的老母親
 
有一天,她坐在窗前沙發上,那是她固定的位子,常泛著一

股尿騷味。

我四處找一隻筆,找到她的沙發,她要站起來,我說不必,

伸手繞過她身子,在沙發墊子下面掏,左手掏、右手掏,順

便摟摟她。


老人家,九十了,還挺有肉,我特別用力,緊緊抱了她幾秒

鐘,笑道:「不錯!還有本錢,活一百歲沒問題。」


她啐了我一聲,笑了,拍拍我的頭說「連兒子都老了!」


我站起來,轉身走開,繼續到別的沙發找筆,卻聽見背後咚

咚咚咚的聲音。


回頭看,老人家一邊望著窗外,一邊用她的柺杖發抖似的敲

著地板。


「怎麼啦?」我過去問她。


「沒什麼!」老人家還看著窗外,隔了好幾秒,才帶點沙啞

地說:「娘好久沒抱過你,你也好久沒抱過娘了……。」


說著,兩行老淚滴在沙發的扶手上……。

下回再碰到你時,我會好好的抱抱你!

我不敢亂抱您, 但題醒您, 每天多抱抱您 該抱的人。 

在我家, 我們每天多 次 亂抱一場的。。。。  












 




 此文感謝 Gloria Chang email 提供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