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老女人,坐在寒冷的山頭,像是兩個無處可去的旅人, 就這樣望著環繞煙霧的山。
 你,喜歡告訴我,你的狗狗有多可愛,也喜歡說你現在交的朋友, 誰的菜做得最好、誰最能幹、誰最貼心, 將你生活中快樂的心情分享給我。我呢,不就是老看著自己的人生, 直往心底的看著自己,說著些莫名奇妙的話,你卻從不說我:「 想太多!」這是我覺得很幸運的,找到可以對話的朋友, 而且經歷這麼長久的時間,彼此都是默默的陪伴,各有各的死黨, 在需要的時候都會及時出現。
在沉默中,突然間你問我:「你覺得人生像什麼?」 這樣古怪的問題,通常都是我先問的。而我不想像電影中的阿甘說: 「人生像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滋味是什麼!」
我拿著手中的茶葉蛋,笑著跟你說:「不就是像個茶葉蛋嗎!」 你的表情,讓我覺得,這不像是個認真想過的回答!
記得嗎?剛剛上山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好冷,所以買了兩個茶葉蛋, 放在口袋中取暖。我看著你在賣茶葉蛋的攤子前, 翻著最底下的茶葉蛋,你說:「裂痕越多的茶葉蛋越入味。」於是, 我將口袋中用來取暖的茶葉蛋拿出來,剝去了它的外殼, 茶色蛋殼的裂痕,在蛋白上呈現了像是冰裂似的細緻裂紋, 那樣的花紋,我覺得很美。
我說:「你不覺得嗎?人生的經歷越多,遭受到越多的挫折苦難, 就會一次又一次的敲擊的自己靈魂,也才能體悟到生命的滋味。」 如果,我把人生比喻成茶葉蛋,會讓我覺得我的人生相當有意義, 因為面臨每一次的敲打,我會告訴自己:「你越來越有自己的味道, 你越來越能應付你人生的難題。」
我會喜歡自己的人生像個茶葉蛋,是因為在經歷了世事的敲打, 在萬般滋味的人生湯汁中熬煮浸透,讓白煮蛋變成茶葉蛋。 對我而言,茶葉蛋有著好滋味,而不必假裝是個潔白無瑕的白煮蛋, 因為我覺得白煮蛋食而無味。


此文感謝 Jolin email 提供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