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捨棄與放手的藝術  (網路文章)


前些日子, 和一位從事室內設計的朋友聊起關於 簡約的空間美學的話題,他說: 「就建築或者室內設計而言,簡約比複雜的難度還要高上許多, 因為加上東西是容易的,可是要減掉東西,卻 需要更多、 更敏銳的美學素養與判斷。」




其實,要懂得捨棄、放掉的智慧,何止是在空間設計上困難 而已。 在人生之中,它是更大、更深的課題。從哇哇落地開始, 我們一直學習的都是用加法來面對人生的課題。從生理上的吃飯、 長 大;心理感情上的得到愛與關懷;知識上的不斷學習與吸收, 到物質或成就上的累積成長。




一直以來,我們不斷的把各種有形、無形的東西加在我們的 身上, 好讓我們富有、充裕,讓我們壯大、盈滿。我們相信, 當我們在各方面都「長得像大樹一樣大」的時候, 就是離快樂和富足 的心境最近的時候。




可是,這樣的信念卻在某一些時候,成為卡住我們,讓我們 困陷、 凝滯的關鍵。因為加法並不是面對人生的課題時唯一的方法, 有些時候,你必需用「減法」才能夠解得開。而所謂的減法, 正 是捨棄與放手的藝術。




回想看看(或者想一想自己現在的生活處境),因為不能捨 棄、 不能放手,我們因而面對了多少糾結無解的痛苦? 因而深陷在如何無法自拔的困境之中?這些看似無解、 凝滯的痛苦與困境, 往 往就在我們懂得了捨棄和放手的藝術與智慧之後,豁然開朗。 生命於是向你展現出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景致和局面。




紀伯倫在「先知」中所說的:「 在你們的密切結 合之中保留些空間吧, 好讓天堂的風在你們之間舞蹈。彼此相愛,卻不要使愛成為枷鎖, 讓它就像在你倆靈魂之間自由流動的海水。」 當 所愛遠逝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刻,當非所愛的人離開人世莫屬。 再多的不捨、不甘、不願,都無法挽回生命的逝去。




再多未曾說出的話語、未曾表露的情感,再多未竟的夢想, 也 都不再有任何表達的機會。面對這樣最巨大的傷痛時, 捨棄和放下,仍然是唯一能夠穿越的鑰匙。不論有再深刻的悲痛、 再多的不捨,就讓它 隨著淚水傾洩、流淌。然後輕輕的、 帶著滿滿愛的,放開它。當我們勇敢而坦誠的接納心碎後的痛苦, 再生的力量,以及對於生命不同的視 野,才會從傷口之間進來。 於是溫暖的回憶,與往前開展的新生活會同時存在我們的身上。




捨棄和放下不代表全然的遺忘。心裡面那塊將永遠空著的位 置, 是我們與遠逝的所愛聯繫的地方,也是一片源源不絕的泉源, 讓我們再往前前近時,擁有更豐沛、溫暖的力量。

此文感謝 Jolin Chang Email 提供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