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網路流傳

烏龜可以活很久。頭部負責呼吸、吃東西,以及五官的感覺,右前腳、左前腳、右後腳、左後腳負責游泳和爬行,烏龜殼負責保護大家,提供大家睡覺或休息的場 所。烏龜就這樣活了好久,因為每個部位都分工合作。


這天,頭部忽然聽到一個聲音︰「我究竟有什麼用處呢? 」


聲音是從後面傳來的。原來是烏龜的尾巴在說話。


「大家好像都有事做,那我要做什麼呢?活了這麼久,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頭部說︰「你可以幫忙吃東西。」


尾巴說︰「我沒有嘴巴,生活在同一個龜殼這麼久了,難道老大你不知道嗎?」


右前腳說︰「雖然大家生活在一起好久了,可是因為你好像都沒做事,所以比較少注意你。」


左前腳說︰「當頭部老大說要游泳時,你可以幫忙划水。」


於是老大把四肢從龜殼中叫出來,說要游泳了。


尾巴也努力地幫忙划水,因為他想知道自己究竟有什麼用處。


結果,烏龜游得歪七扭八的。


因為尾巴一划水,就會影響游泳的方向,好像船的舵一般。


尾巴所在的位置,根本就不適合幫忙划水,他本來就應該靜靜地,隨波逐流。


頭部老大決定停下來,因為他覺得暈頭轉向,於是命令四肢和尾巴不要動。


老大說︰「剛剛大家游得好累,今天先休息一下吧。」


於是大家都縮進烏龜殼中,睡著了。


尾巴趁大家睡著的時候,偷偷跑了出來。


「我要出去旅行,看看烏龜的尾巴有什麼事可以做的。」


出了烏龜殼,他漫無目的地走著。


接著碰到了一條魚。正在游泳的魚。


他問︰「請問你的尾巴有沒有用處?」


魚說︰「你開什麼玩笑啊??你沒看我現在在游泳,全靠一條尾巴在游。」


魚的尾巴是那麼粗壯,划起水來是那麼有力;烏龜的尾巴又瘦又小,還會影響游泳的方向。


尾巴嘆了口氣,繼續往前走。


過一會兒看到了另一隻烏龜,正縮在殼中睡覺的烏龜。


他本來想叫醒這隻烏龜的尾巴,問看看他覺得自己到底有什麼用處。


當他走近時,發現頭部縮在殼中,四隻腳也縮在殼中;但是尾巴卻不是縮在殼中的,只是彎起來放在殼的邊邊下面而已。


他才發現,烏龜殼中根本沒有屬於尾巴的容身之處。


「也許尾巴對烏龜而言,真的是多餘的。」


然後他繼續往前走,看到了一隻奇特的動物——他的頭很大,頭下面有好多條尾巴,而且每一條尾巴都長得和自己很像,細細長長的。


他在一旁偷看這隻動物,發現他的尾巴用處還真多啊!可以游泳,可以抓取食物,可以攻擊敵人。最重要的是,那動物的尾巴長得和自己很像。


他走向前對那動物說︰「請問你叫什麼名字?你的尾巴有好多用處喔!」


那動物說︰「我叫做章魚,我沒有尾巴啊!」


烏龜的尾巴說︰「那你頭下面那好多條看起來和我很像的東西是什麼?」


章魚說︰「那不是叫尾巴,那叫做『腕』,或者說是腳也是可以。」


烏龜的尾巴傷心地離開,哭了。


「為什麼我這麼瘦小呢?不然我就可以去當魚的尾巴了!!為什麼我的名字叫尾巴呢??不然我就可以去當章魚的腳了!!我的身分加上我所處的生活環境,使我找 不到活著的意義啊!」


之後,尾巴流浪了一段時間。


不知道流浪到了哪條運河口時,他發現了頭部老大、四隻腳和龜殼。


他叫住了他們。


老大說︰「尾巴啊,我們一 直在找你,你知道嗎?」


尾巴說︰「找我幹嘛呀?我不是沒有什麼用處嗎?」


左後腳說︰「你不在的這段日子裡,其他動物都笑我們少了一條尾巴。」


右後腳說︰「對啊!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有什麼用嗎?雖然你好像沒什麼用,可是若是少了你,我們就不再是一隻完整的烏龜了啊。」


龜殼說︰「俗話說︰『天生我才必有用』,只要活在世上,一定會有需要你的地方。」


老大說︰「大家在一起生活這麼久了,少了你總是覺得怪怪的嘛~~~!」


大家一起說︰「對呀!你回來好不好~~~,我們大家都很擔心你,也很想念你呀!」


尾巴聽到這裡︰心中大受感動,浮現了一股暖意。


這些日子的漂泊,也讓尾巴覺得好累,好累。


於 是,他走回龜殼邊邊——他以前的棲身之所。


忽然,彷彿傳來一股熟悉的,懷念的 味道——家的味道。


此時他恍然大悟,扮演好身為尾巴的角色,那就是他生命的意 義。哪怕尾巴根本沒有什麼事要做。


他滿足地,品味著他領悟的生命的意義,以及 大家在一起的溫馨感覺。他突然覺得這些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他笑了。


 


烏龜可以活很久,也許大團圓的結局不能滿足所有人的口味,那我就把我真正要寫的東西寫完,如果喜歡大團圓皆大歡喜結局 的人,就不要往下看了。


 


很久以後,尾巴仍然沒有事情 作。


雖然跟大家一起生活還不錯,他也珍惜這份感情。可是他還是覺得少了什麼。


這天,他偷偷拔下了一根暗綠色的水草,細細的。他稍微加以修剪,把這根水草弄得看起來像自己一樣。


晚上,當大家都在殼中睡覺時,他偷偷地出來。把那根很像自己的水草放在他原來所在的地方,龜殼下面。他想讓大家晚點發 現自己偷偷離開了。


因為他愛大家,大家也愛他,所以他不想大家太早發現,為他 擔心。


他又開始了旅程。


流浪了很久,他發現,其實有很多東西也和自己一樣,沒什麼用處。


譬如生活在黑暗深海的魚類,他們的眼睛就沒有用處。這些沒有用處的東西,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想到這裡,他覺得自己庸人自擾。


他突然很 想回家,回到那個他不告而別,離開了好久好久的龜殼。


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老 大、四隻腳和龜殼。


當他想要回到龜殼下面那屬於他的棲身之所時,他發現,那裡 已經有一條尾巴了,沒用的、細小的尾巴,和他一樣。


他覺得好奇怪,哪來的尾 巴??


他決定先跟大家打個招呼。


「大家好,我是尾巴啊,好久不見了,我回來了!」


老大說︰「你是誰?我們不認識你。」


右前腳 說︰「對啊,我們沒看過你啊。」


右後腳說︰「你說你是尾巴,可是我們的尾巴好 端端的在後面啊。」


這時,後面的那條「尾巴」也說︰「我才是尾巴啊,你是誰? 為什麼要冒充我?」


尾巴嚇了一跳,說︰「我……我是尾巴啊,好久以前我離開你 們,現在又回來啦。」


後面的「尾巴」說︰「不對啊,我一直是大家的尾巴啊,沒 離開過啊!!」


老大也說︰「後面的尾巴跟我們在一起好久了,他很久以前有離開 過,可是後來他回來了,就沒有離開過了。」


尾巴急著說︰「我後來又偷偷離開 了,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龜殼說︰「尾巴離開的話我們一定會知道的,因為上次 他離開時,別的動物看到了,都笑我們是沒尾巴的烏龜。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想冒充我們的尾巴?」


突然,尾巴什麼都懂了。他走向後面的尾巴,細細端詳。


原來,現在在後面的尾巴,就是當初他離開時用水草做的——那個他和大家彼此相愛,為了不讓大家太早發現,太早傷心,因此 用水草所做的尾巴。


烏龜可以活很久。


尾巴離開太久了,結果水草做的尾巴,就變成了烏龜的尾巴。


和尾巴彼此相愛的大家,也一直沒發現尾巴悄悄走了,反而以為水草就是尾巴——那個相處了很久,因為沒事做而不受大家注意 的尾巴。


而日子一久,水草也忘了自己原本是水草,覺得自己生來就是烏龜的尾 巴。


尾巴默默地走了。


忽然,他想到︰ 「我以前是不是也是一根水草呢?或許我並不是烏龜的第一條尾巴。或許以前也有一條烏龜尾巴想要知道自己有什麼用,便離開龜殼,並把原本是水草的我作成了尾 巴。日子一久,我就忘了自己是一根水草,還以為生來就是尾巴。」


尾巴覺得自己 不能再叫做尾巴了。


他笑不出來,也哭不出來。


他繼續他的旅程。


他不知道自己在尋找什 麼,或許在尋找自己的名字,或許在尋找活著的意義。


因為他已經不能把「乖乖地當烏龜的尾巴」當成自己生命的意義了。或許,尋找活著 的意義,就是他活著的意義。


或許,每個人曾經都有另一個名字,或許,以後也會 有別的名字,或許,以後會找不到名字。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