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8() 國語日報第12 家庭版 簡愛週記 



 
小鄭,雲林人。家中從事建材業,算得上富甲一方。小鄭國小一畢業,望子成龍的爸爸就早早將他送到都市裡一所知名的天主教私立中學就讀。


到 了國中,小鄭才知道自己與都市的孩子差別有多大。每次考試,他總是墊底的那一個;他也總是被斥責、排擠的那一個。沒有人問小鄭,到底問題出在哪裡,沒有人 對「小鄭」伸出「友善」的手。師長們總認為,成績不好就是學生「不夠努力」。尤其是英文導師,對小鄭非常嚴厲。她覺得小鄭就是壞了全班平均成績的那顆「老 鼠屎」。 
 




老師放棄小鄭,小鄭也徹底放棄了自己。

那年除夕夜,小鄭握著「滿江紅」的成績單,徘徊在校園裡不敢回家。後來,學校裡的神父發現了他。


「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回家過年?」神父慈藹的詢問。


「我不敢回去,回去會被爸爸打死。」小鄭手裡的成績單握得更緊了。


「唉!不然我替你寫一張『保證書』,保證下學期你一定會用功,可以嗎?」


「沒用的。」


「好吧!」神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今晚陪你回家。」


「不行!你轉身一走,爸爸還是會打死我的。」小鄭愁眉苦臉的說。




神父沒輒了,兩個人坐在校門的臺階前,一起咳聲嘆氣。小鄭最終沒有回家過年,神父告訴他爸爸:「貴子弟積極認真,將利用春節假期在校拚命苦讀。敝人將會『隨侍在側』,勤加輔導,請您放心!」
後來,神父收了這個小弟子,每天清晨特地為他「補習」。他發現小鄭很聰明,只是鄉下孩子的「起點行為」較差,一開始跟不上,跟大家的距離一拉遠後,「自信」便一點一滴的消失了。

開學後第一次英文考試,小鄭考了滿分。英文導師滿臉詫異,直覺這孩子作弊,小鄭無言以對。老師說:「中午到我辦公室來再考一次。」




中午,小鄭吃過飯,便慢慢踱到辦公室。


老師斜眼看了他一會兒,說:「不用考了,只要你能夠把課文念一遍,我就姑且相信你。」


小鄭說:「老師,我原本以為要考試,所以沒帶課本。我用『背』的可以嗎?」


老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吧!那你就『背』吧!」


「背哪一課呢?」小鄭追問。


老師瞪了他一眼。 
 




於是小鄭從第一課課文開始背起。隨著他清朗流利的誦讀聲在辦公室裡迴蕩,老師卻突然趴在桌上痛哭了起來。

辦公室裡其他老師紛紛圍攏過來,問:「是哪個學生讓老師如此傷心?」


這時,導師驀然抬起頭問小鄭:「是誰教你的?」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導師拉著小鄭的手直奔神父的辦公室。


神父在午休,一看到有人進來,才問了一聲:「有事嗎?」


沒想到老師竟然跪了下來。


手足無措的小鄭嚇了一大跳,也馬上乖乖的跪在一旁。


只聽到導師哽咽的說:「神父,對不起,我不配當老師,我對不起『主』。」老師的抽噎聲,靜靜的迴蕩在神父的辦公室裡,也迴蕩在小鄭的心裡。 
 



這是么弟告訴我的故事。當年他就讀臺中衛道中學時,一位鄭老師親口告訴他們這個故事。鄭老師經過一番激烈的家庭革命,終於拋棄俗世的一切,如願出家成為一名修士。精通多國語言的他,只希望能像當年幫助他的神父一般,去拉拔更多孩子。


每年都會遇到許多自我放棄的孩子,如果我們也放棄了他們,這個社會該怎麼辦?


為一個孩子「背書」吧!只要不放棄,保證能看到未來的路。  


 


本文感謝紫辰Email提供


 


*此篇欲引用者可直接複製圖不必上傳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