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罕無人跡的雪山上,鋪天蓋地的雪浪轟擊著一切。 兩個人在山路上艱難地移動著,他們都是戶外運動愛好者, 相約進山,途中意外碰到暴風雪,迷了路。在此之前, 他們僅僅只是要好的同事,雖然從接觸中感受到了彼此的愛慕, 但從未表白過。這次旅行是男人蓄意已久的,小心翼翼地告訴女人, 果然一拍即合。


雪越下越大,每走一步,都要付出相當大的力氣。他們手拉著手, 在沒膝的雪中艱難前進,衣服已經濕透了,冷風一吹, 兩個人都凍得嘴唇青紫。已經三天了,他們仍找不到出去的路, 體力嚴重透支,最糟糕的是,食物也越來越少了。


男人把所有的食物都集中到了女人的背包裡,由女人規劃, 控制每天的食量。路過一片樹林時,女人掉進雪洞裡扭傷了腳。 男人已經極度疲憊,不可能背上女人前進。斟酌再三, 只能由男人獨自前行,找到出山的路,尋求救援。 男人為女人架起了帳篷,安頓好。女人告訴男人: 還剩下八塊壓縮餅干,我們一人四塊,隨後叮囑男人出去燒水。


男人燒好水送進帳篷來,女人說餅干分好了,裝在兩個人的包包裡, 男人摸了摸,憑感覺,的確是一樣多。他拉著女人的手,說:「 等著我,我馬上回來。」直到這時, 他們仍然沒有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愛戀。這種情況下, 可能一分手就是永別。如果,他們中只有一人能生存, 那何必讓對方用一生的時間,去忘記一個逝去的愛人呢?


男人替女人拉上睡袋,轉身。男人每走一段路,都做下記號。 他一心想著找到救援,回去接女人。男人漸漸支撐不住了,終於, 他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倒下了。失去知覺前,他想, 女人的食物還夠嗎?還能撐住嗎?


醒來後,男人發現自己躺在救援隊的帳篷裡。 朋友知道他們一起進山,一連幾天沒有回來,猜想他們遇到了險情。 為了找到他們,救援隊已經進山搜救很久了。 他們先找到女人的帳篷,然後順著男人留下的記號, 找到奄奄一息的男人。


男人的體溫漸漸恢復,醒後第一句話就問:「她呢?」大家不語。 男人一呆,掙扎著要去找她,救援隊長低聲說:「她不在了, 可能是出去融雪燒水,沒力氣回到帳篷,凍死了。」


三年後,男人結婚了,是一個和女人一樣喜歡戶外運動的可愛女孩。 女人走後,這個女孩陪男人走過了最難過的日子, 男人逐漸快樂起來。當年的救援隊長參加了他的婚禮。婚禮後, 隊長來到女人的墓地,女人在照片上,笑容依舊美麗。 隊長對女人說:「你放心吧,他結婚了,很幸福。」


女人不是凍死的,救援隊發現她的時候,她好好地躺在帳篷裡, 睡袋蓋得很好,男人替她蓋好的,她捨不得動。女人是餓死的, 她的背包裡有幾塊平平的石板,根本不是什麼壓縮餅乾。 他們當時僅有的壓縮餅干,不是八塊,而是四塊, 女人把僅有的食物都留給了男人,她騙過了他,因為, 她真的很愛他。


隊長發現女人的時候,她早已經僵硬的手中,緊緊握著一張小紙條: 「我肯定撐不到他回來了。別告訴他,他該有自己的生活。」


但願朋友們都擁有幸福、美滿、珍貴的愛情,也都懂得珍惜!

此文感謝 Nelson Jen email 提供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