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出言不遜、潑婦罵街成為流行,社會的談話品質直線下降,


為何社會卻習以為常、不引以為憂?


為何不能少說一點,但說得好一點?


 


最近全球經濟不景氣,


一些本來不想回國工作的留學生開始動搖心意,願意回來就業。


我們也趕快把握這個機會,延攬人才,


畢竟台灣的金融比較穩定,尤其在國立大學中,


工作有保障,比較感受不到金融風暴所帶來的不安全感。


 


在這過程中,我們請了一位在某領域很耀眼的校友回來,


沒想到,開學第一天,他女兒便哭著回家了,


因為在座位排定後,她便回頭跟坐在後面的同學打招呼,


想不到那個同學面無表情地說,


「你不覺得自己沒事亂笑很白痴嗎?」


另一位同學在旁邊聽到了就加一句「豬頭」,


這孩子覺得受了侮辱,心中很委屈,


一看到母親來接她便放聲大哭,吵著要回美國去。


 


我聽到她父親的轉述,很是感嘆。


不了解為什麼還沒進入社會大染缸的學生就會如此野蠻粗俗


,我們的教育在教些什麼呢?


什麼時候「出口成髒」變成社會的習慣,甚至時尚,


常常在公眾場所聽到很多人講話都是非常的不禮貌、


甚至粗魯,而且滔滔不絕,讓人耳朵一刻不得清淨。


為什麼我們不能少說一點,但是說得好一點?


 


在「小鹿斑比」中,小白兔Thumper的媽媽告訴牠說:


「如果你沒有什麼好話可說,就不要說。」


怎麼現在「潑婦罵街」成了流行,


連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都會在紐約街頭一罵二十分鐘,


遑論電視政論節目中,主持人跟來賓在那裡對罵到臉紅脖子粗,


這對孩子是個好的示範嗎?


我們社會的談話品質直線下降,


為何沒有引起大家的憂心,反而習以為常?


一些過去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檯面上的語言,


現在不但在電視節目上常聽見,


還變成校園文化,學生的口頭禪了。


 


語言素養才是身分表彰,語言素養是表示自己身分最好的方式,


一個人是不是淑女不在她穿的多麼「名牌」,


而在她談吐有多文雅,蕭伯納的《賣花女》就是最好的例子。


十九世紀初,印度人民曾經起來反抗英國殖民政策的暴虐,


發生過叛亂,一位英國爵士的女兒被叛軍擄去後,


化妝成印度人逃了出來,蓬頭垢面地來到城堡叫門,


守衛的士兵一聽她說話,馬上開了城門放她進來,


因為她說的是倫敦上流社會的口音。


 


人一張嘴就能讓人知道他的學養,這就是語言的魅力。


現在經濟繁榮,衣著已經不能分出社會地位的高下,


但是語言素養還是可以。


李光耀曾說,「二十一世紀公民必備的競爭條件為:


快速吸取訊息的能力和正確表達自己意思的能力。」


 


我們現在缺乏精確優質的語言表達方式,著實令人擔心。


我們知道經濟愈不景氣,服務的態度愈重要,


如果對方出言不遜、舉止不當,令人不快時,


即使不做這生意會虧本,許多人還是會棄金錢而選自尊。


看到我們年輕人的語言變得如此粗鄙、行為如此沒有教養時,


我們如何去跟別人競爭?


 


(作者為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全站熱搜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