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一個女記者結束生命的事,感慨良多。去年, 我的一個朋友 也選擇了結束生命,他是清華大學的博士,年輕, 而且一畢業就進入了非常好的公司工作,妻子在讀心理學博士。 從我的角度看,實在不知道 能有什麼想不開, 但他的病歷明確地告訴大家,他有很嚴重的憂鬱症。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