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文藝復興時期著名政治家、航海家華爾特‧雷利(Walter Raleigh 15521618)曾 經寫過一首名為《沉默的戀人》的詩,他在詩中把激情喻為流水,詩中寫到:「流水比喻激情最妥,淺水淙淙而深水無聲;恰如情思倘若傾吐,可知心底了無深情。 戀人如若甜言蜜語,骨子裡就會虛情假意。」其實,人世間的真誠與善良又何嘗不像流水一樣,並不需要刻意的去誇張和宣揚,人只有在平靜與祥和的心態中,才能 達到崇高的思想境界。


小時候曾聽一個老人講過這樣一個故事:一天上午,有一位父親邀他的兒子一同到林間漫步,他的兒子高興的答應了。父子倆在一個彎道處停了下來。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父親問兒子:「除了小鳥的歌唱之外,你還聽到了什麼聲音?」


兒子仔細的聽了幾秒鐘之後回答父親:「我聽到了馬車的聲音。」


父親說:「對,那是一輛空馬車。」


兒子驚奇的問他的父親:「我們又沒看見,您怎麼知道那是一輛空馬車?」


父親答道:「從聲音就能輕易的分辨出是不是空馬車。馬車越空,噪音就越大。」


後 來兒子長大成人,每當他看到口若懸河、粗暴的打斷別人的談話、自以為是、目空一切、貶低別人的人,他都感覺好像是父親在自己的耳邊說:「馬車越空,噪音就 越大。」那些有渡河經驗的人,在涉水之前,總會習慣地抓起一塊石頭投入水中以估計水深,水花濺得越高,河水也就越淺,相反,那濺不起多大水花、聽不見多大 水聲的地方必定深不可測,靜水流深,深水無聲。


馬車越空,噪音就越大。不顯山,不露水,不虛張,想必做人,也該如此吧!以此來品人和感悟人生,我們將會注意到,以平心靜氣的口吻與別人的談話,可以避免爭吵以及學會更多的傾聽別人的聲音,而不是一味的強調自己的主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da 的頭像
Linda

逍遙畫室 & 幸福的皂

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